龙8国际版
当前位置:首页>>龙8国际版

百花齐放推陈出新——“2022 POST ASCO乳腺癌进展”会议精粹

关键词:龙8国际版

日期:2022-07-11 07:22:50作者:超级管理员
我要分享

  百花齐放推陈出新——“2022 POST ASCO乳腺癌进展”会议精粹原标题:百花齐放,推陈出新——“2022 POST ASCO乳腺癌进展”会议精粹

  【导读】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圆满落幕,各大瘤种探索成果丰硕,乳腺癌领域进展喜人。盛会余热未散,POST ASCO趁热打铁。2022年6月22日,“2022 POST ASCO之乳腺癌进展”学术研讨会以线上形式成功举办。

  本次会议特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院士担任名誉主席,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金锋教授、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张瑾教授担任主席,乳腺癌领域名家共聚云端,围绕早、晚期乳腺癌最新研究数据,分享心得体会,展望未来前景。会议精粹整理如下,供读者参考。

  徐兵河院士、金锋教授和张瑾教授分别致开场辞。肿瘤诊疗的发展需要跨学科诊疗、多学科协作、跨领域联动,以开拓肿瘤治疗创新之路,延长患者生存时间,保证患者生活质量。总览ASCO乳腺癌研究结果,免疫、靶向、内分泌治疗(ET)进展百花齐放,化疗基石地位坚不可摧,多西他赛推陈出新,成绩斐然,承担联合治疗重任。期待本次会议跨学科同仁的交流碰撞,为乳腺癌精准诊疗、个体化管理带来新的发展活力。

  在早期乳腺癌的亚组分析中,LUMINA试验结果显示接受保乳手术并仅接受辅助ET而未接受辅助放疗的年龄≥55岁、T1N0、G1-2 Luminal A型乳腺癌患者5年局部复发率为2.3%,在预先设定的界限之内(Abstract LBA 501)。I-SPY2试验平台数据显示,具有Mammaprint高风险2级和BluePrint基底型分子亚型与HR+/HER2-早期高危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中获得较高的病理学缓解(pCR)相关;反应预测亚型(RPS)免疫阳性与获得较高的pCR相关(Abstract 504)。

  在三阴乳腺癌(TNBC)患者的研究中,NeoPACT研究是帕博利珠单抗+卡铂+多西他赛治疗TNBC患者的新辅助II期研究,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卡铂+多西他赛(Cb+D)新辅助治疗TNBC患者取得良好疗效,中位随访24.4个月,所有患者2年EFS为89%,其中pCR组为98%,存在残留病灶(MRD)组为78%。该方案耐受性良好,未发现新的毒性表现(Abstract 513)。另一项单臂Ⅱ期试验入组了经蒽环类化疗后耐药的早期TNBC患者,新辅助伊匹木单抗和纳武利尤单抗联合紫杉醇治疗均可获得有希望的客观缓解率(ORR)和pCR率,需关注低级别肺炎的发生率(Abstract 602)。

  在ER受体阳性的患者中,ASTER 70s研究显示通过肿瘤基因分级指数(GGI)不能预测患者从增加化疗中得到总生存期(OS)获益。完成研究方案的人群中,观察到化疗带来1.7%的OS及4.4%的无浸润疾病生存期(iDFS)显著获益(Abstract 500)。coopERA BC研究最终分析与主要分析一致,在手术时观察到哌柏西利(PB)联合Giredestrant比联合阿那曲唑对Ki67的抑制更大(Abstract 589)。

  在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张瑾教授主持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范照青教授、河南省肿瘤医院刘真真教授、吉林省肿瘤医院徐贵颖教授围绕大会研究进展,结合早期乳腺癌诊疗现状,分享体会与思考。ASCO在早期乳腺癌精准治疗方面做了诸多探索,虽不能直接应用于临床,但对临床靶向、免疫药物的精准临床应用提供启示。ASTER 70s研究分子分型、结果结论与临床实际并不匹配,临床一些原发性乳腺癌患者即使GGI很低,但依然可从化疗中获得边际获益,期待更多研究数据去触及HER2+真正基因本质。新辅助的治疗选择层见叠出,紫杉烷类药物和铂类药物的方案相比含蒽环类药物方案用于TNBC患者新辅助化疗或是更优的选择。免疫治疗登堂入室,但很多研究临床探索早于机制探索,未来期望在机制探索方面做更多工作。未来期待不同乳腺癌亚型的进一步细分,以及不同机制药物精准临床实践的探索,真正实现乳腺癌的精准医学--精准诊断治疗、精准临床实践。

  辽宁省肿瘤医院孙涛教授翔实解读ADC药物在晚期乳腺癌中的探索、HR+晚期乳腺癌靶向治疗更新及进展后的方案探索。

  DESTINY-Breast04研究显示,HER2低表达的HR+/HER2-患者接受T-DXd可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并降低死亡风险(Abstract LBA3)。TROPiCS02研究结果显示对于重度预处理的HR+/HER2- ET耐药、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化生性乳腺癌(MBC)且治疗选择有限的患者,与单药化疗相比,戈沙妥珠单抗(SG)表现出显著的PFS获益,且其安全性可控(Abstract LBA1001)。HER3-Dxd I/II期研究数据在乳腺癌各亚组中显示了积极的临床疗效和可管理的安全特性,甚至也有克服HER3表达水平的限制(Abstract 1002)。

  PALOMA-2研究达到主要终点,PB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AI)一线治疗显著延长患者PFS。MAINTAIN研究显示,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在CDK4/6抑制剂治疗进展后转换内分泌用药并接受Ribociclib治疗有显著的PFS获益,6个月和12个月的PFS率均有提高(Abstract LBA1004)。FAKTION研究更新的PFS分析中,Capivasertib对ITT人群的优势持续存在,通路改变亚组的PFS显著改善(Abstract 1005)。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杨俊兰教授主持下,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方凤奇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李俏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宋国红教授聚焦最新研究数据,展开深入探讨。专家谈到,晚期乳腺癌治疗选择越来越多,武器越来越多。ADC药物的触角已伸向Lumina型化疗后的患者,Lumina型HER2-患者ET耐药后也许可更早考虑ADC新药,但需对ADC药物不良反应谱给予更多关注,尤其是神经毒性病变及胃肠道的预防。PAM通路已在多种亚型的晚期乳腺癌中发现突变,其他亚型未来可根据PAM通路变异中biomarker实现更多优势人群的精准筛选。临床面临内分泌联合CDK4/6抑制剂治疗耐药后方案选择问题,CDK4/6抑制剂的跨线使用提示更多联合方案的搭配选择。基因突变靶向药物获益,启示晚期患者尤其是二线及以后患者,基因检测指导靶向治疗的重要性。对于先前经过多线治疗所有亚型乳腺癌患者,均发现不同程度HER3高表达,提示临床多线-DXd药物使用可能获益。

  在宁夏医科大学总院肿瘤医院刘新兰教授、北京医院华彬教授的主持下,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毛睿教授、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张研教授、北京医院张永强教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波教授、河南省人民医院李文涛教授、西安交通大学附属医院王珂教授围绕ASCO乳腺癌早、晚期,内、外科进展进行了热烈充分的讨论。

  晚期乳腺癌的治疗中,虽然不同分子分型化疗获益不尽相同,但并不影响化疗不可动摇的地位。TNBC晚期患者,虽显示出了免疫治疗的获益,但化疗仍是其主要治疗手段;HER2+晚期患者,新的靶向药物联合化疗改善了乳腺癌患者的结局;HR+晚期患者,ET去化疗证据并不充分,化疗依然是选择方案之一。

  新辅助治疗中,紫衫烷类加铂类有一定的近期疗效。且紫杉烷类序贯铂类,更有利于药物相互作用,多西他赛序贯铂类,D-2聚体降低更有利于激发铂类的抗肿瘤活性,并降低血小板毒性。

  临床三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中,抗HER2治疗联用化疗还是ET目前并无定论。循证医学证据显示,两个方案近期疗效并无明显差别。从延长患者生存时间的角度,对于进展快、瘤体大的患者,抗HER2联合化疗可能获益更多;进展慢、瘤体小、年龄大、体质弱的患者,抗HER2联合ET可能更科学。综上,临床需根据患者个体情况、肿瘤情况探索不同治疗模式的优势人群。

  徐兵河教授、金锋教授、张瑾教授在总结中对与会嘉宾的崇论闳议予以高度评价,对本次大会的圆满成功表示祝贺。目前无论在新辅助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内分泌治疗还是联合药物的使用都展示出不俗成绩。期望医者们保持疾病深入认识的能力,秉承科学化的态度,促使更多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治疗方案落地。未来,期待更多晚期乳腺癌的化疗与靶向、内分泌、免疫药物的精准联合应用探索,为乳腺癌治疗打开新局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